新华社乌鲁木齐8月31日电(刘小红、张庆良)皮斯岭,说是“岭”,却是“沟”。

皮斯岭两山夹一沟,山势陡峭、道路险峻、乱石林立、河流湍急,山洪、落石多发,即便是夏季也有雪崩。

这是新疆军区某边防团卡拉其古边防连的一条巡逻线路。大部分路程都在皮斯岭,一次巡逻需要乘车、骑马、徒步3种方式,往返近百公里,历时数天,危险重重。

记者近日在该连采访,了解到官兵们最近一次巡逻的情景。

按照预定计划,那天上午,巡逻分队准时出发。先乘车,再骑马,进入皮斯岭没多久,峰回路转,一条5米多宽的河谷映入眼帘,巡逻分队沿河谷逆流而上。在河谷中行走,既要防止山体滑坡和泥石流,还要仔细观察河中乱石,防止人仰马翻。

过河时,军马饲养员李磊骑乘的枣红马受惊跃起,李磊不慎落水。幸好离河岸近,李磊抓住一块石头,才没被河水冲远。虽是夏季,但河水夹杂冰雪,寒冷刺骨,李磊冻得直打哆嗦。

待李磊换好干衣服,没走多远,巡逻分队又遇到险情。为躲避落石,一匹军马一头扎进铁丝网,被铁丝缠住了腿,几名战士赶紧跳到河里施救。

再往前行,因峡谷太窄,无法通行,巡逻分队沿一处较缓的山坡爬上去,沿着半山腰的小道继续前进。

路,更加险峻。一边是悬崖绝壁,另一边是万丈深渊,其间是仅容一人一马通行的羊肠小道。走了没多久,一匹军马突然原地打转,不走了。原来,就连常走这条巡逻路的军马,也知道前面道路艰险,打起了退堂鼓。

遥望山谷,常看到白骨。这都是以前摔下山谷的牲畜。两年前,一匹名叫“流星”的军马,在这条路上失蹄跌落山崖,奄奄一息。因此地常有狼群出没,巡逻分队派出官兵轮流为无言的战友站岗,直到数小时后,“流星”离开人世,大家才含泪掩埋了它。

高原天气多变,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冰雹。伴随着漫天冰雹,在能见度不足数米的天气里,在70多度的陡坡上,官兵只得下马步行攀爬。每行一步,踩过的石头都“哗啦啦”往下滑。

走过惊险的羊肠小道,巡逻分队来到覆盖着冰雪的达坂。

这里,海拔高,温度低,虽然是地势较平缓的坡地,但因覆盖着厚厚的积雪,依旧危险重重。冰雪融水渗入地下,浸泡沙土,形成沼泽般的冰坑,虽然看上去和积雪覆盖的平地没什么两样,但却十分危险。

为减轻负重,经验丰富的官兵们提前下马,一步步试探前行,但还是出了状况,一匹军马陷进冰坑。官兵们前拉后推,折腾了好一会儿,才把军马拽上来。

天黑前,巡逻分队终于到达海拔4900多米的某宿营点。

官兵们点起篝火,烤干衣服。吃完晚饭,大家顿时感觉暖和多了。布置好警戒哨,大伙便钻进睡袋,带着疲倦进入梦乡。

第二天天不亮,巡逻分队又出发了。随着海拔的升高,高原反应症状愈发明显。在距离海拔5300多米的点位还有1公里多的地方,因积雪太厚,大家只能牵着军马近乎爬行。70多度的陡坡,往上爬,胸口像塞了一团棉花喘不过气来,太阳穴钻心地疼!零摄氏度以下低温,大家却大汗淋漓。

上午11时许,巡逻分队到达点位。按计划检修边境设施,给界碑描红,观察、潜伏,完成此次巡逻任务,踏上归程。

“这条路太危险,同行人太少,遇到险情很难自救。”采访即将结束,连长赵治星讲起了2016年10月的一件事。

2名地方技术人员进山考察,其中1人出现严重高原反应且发高烧,陷入昏迷。接到求救讯息的连队官兵下午进山,爬陡坡蹚冰水,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把病人抬出来。技术员获救,5名战士却因冻伤住进了医院。

这条巡逻线上的故事不胜枚举。朴实的连队官兵,讲起一次次凶险经历,依旧谈笑风生,仿佛那些凶险只是一段段别人的故事。

“祖国的边境线,再危险我们也要去。”全连走过这条巡逻路次数最多的一班长、上士李浪浪说,“祖国和人民把这里的边防线交给我们,我们就要守好、守牢!”